生活学习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生活学习网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7|回复: 0

梅子:我所经历的那个年代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1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162
发表于 2018-10-28 08: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梅子:我所经历的那个年代2014-01-17 21:05:57  来源:梅子博客  作者:梅子
点击:25182   评论: [url=]2[/url](查看)
[url=]23[/url]






  三年困难时期是不是真正饿死了3000万,我看过茅于轼的那篇文章,加加减减,与正常年代一比较,就出来了;我也看过一部分反驳类文章,说什么地富反坏右那时候处于社会最底层,真要饿死,他子孙怎么还活着?除此,关于那年头多么困难、右派及狗崽子多么受罪,文章与小说都很多。对此,我谈谈看法:

  第一,三年困难时期是前苏联卡我们的脖子所致,也是我们追求“外无外债,内无内债”太过了,有实际背景,有决策失误,这是事实。

  第二,我们必须承认有人饿死。

  第三,说三年饿死三千万,那不科学。

  我领导是从那时过来的,大学毕业,小干部,26斤定量,吃不饱,但还不至于饿死。“一切都为政治嘛”,他这么说。再后来官越做越大,三反、五反、右派、走资派,没有一次漏下他,凭感觉,“走在长安街,也没比别人矮多少”,他社科院的那个楼,谌容、郭小川、臧克家、贺敬之这些人都在这,境遇彼此差不多,当然,挨斗那是难免的,至于挨打,就一次,他记了别人一辈子。“真要说饿死,那饿死的只能是农民”。他说那时候没有“牛棚”,所谓“牛棚”,就是“五七干校”,去干活。干农活,农村出身的无所谓,要说遭罪,那是指那些生在城市、长在城市的,用不多久,也能顺得过来。中央机关的联系点在河南,他去过两次,每次两年,在息县。在河南息县蹲“牛棚”就是干活,不挨斗,更不挨打,农民种一块,干部种一块,到后来干脆一起种。我领导印象最深的是在地头吃饭,附近乡亲们来讨饭,抓把沙土,站在上风口,你不给,他五指一伸就完了。老五七那个群体不得了,其中的一个,后来做部长、做党和国家领导人,管计划、财经,就因为这个,他几乎见了河南领导就谈起当年,工作上,凡是与河南息县有关的、擦边的,基本都不予放行。另外还有件趣事,那时总有本地大姑娘过来搭讪,找小青年谈心,吓得小青年一个个赶紧声明“早结婚了”,这时年纪大的过来问:“哦,结婚了,几个孩子?”小青年一听咕哝道:“孩子?我都两年没回京,谁知道几个孩子了?”这句话成为大笑话。

  常常与领导谈起过去。

  谈起那个被舆论挤兑得走了样的年代。

  当然,也少不了争论。

  我出生在部队,对三年自然灾害没什么印象,那时我还没出生,对毛泽东时代,我只隐约记得一点:妈妈给5分钱菜票打发我去食堂打汤,端个大脸盆,很重。再有,就是部队孩子的恶劣习气,比谁的爸爸官大,至于部队镇压蒙人党(又叫内人党)死了七、八万人,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爸爸从大学插队入伍加之司令员杨勇跟我爷爷读过书,当然进步快一些,三十多岁干到正团。也就是提拔正团的这一夜,高兴,请人喝酒,席间讲了个“毛泽东被何键部队逮着拿几块大洋给放了”的故事,被一个营级干部连夜举报,抓了起来,遣送回家。那年,我才八岁。

  我老家在鲁北平原。

  谈起饿死人,有两个地域值得注意:其一是河南信阳,据说是个重灾地,俺没去过;其二就是俺老家,惠民地区,饿死人就是从这里捅上去的。

  回农村印象最深的是看老爹挨斗,起初面子上挂不住,逃学,逃了学心里忍不住,远远地趴在树上看,还悄悄做了个大牌子,挂在脖子上,到处溜达,平生第一次挨了打。在学校同学们还不错,没歧视俺,倒是俺突发奇心画了张毛主席像,被举报,男老师说是大问题,女老师说没那么可怕,理由是这孩子画的是普通人,连治安员(类似派出所,每个公社一个)都赶来了,治安员问我画的谁,我说画的李玉和,他拿着画在教室里问一声:“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那么俊,能这样吗?”小朋友一起大声喊:“不能!”这事就算过去了。

  再后来连续倒霉,那个男老师挤兑俺,俺一气,拿了条死蛇翻门窗放进他的抽屉,结果他查都没查,就把俺揍了一顿。那时俺读三年级,写作文了。所谓写作文,就是拿张报纸乱抄一气。这是俺爷爷死前第二年,偶尔间的一个错改变了命运。我自己常常这么想。寒假,老师布置了五十几道题,本是数学,一分钟好几道得那一种,俺听错了,那时的语文每课都有思考题,全书加起来也就这么个数,而且那年头思考题来头大,做完它,实际就是五十几篇作文,当时感觉那个难啊!过完年开学,男老师接过俺交上的厚厚两个塑料本,哈哈大笑着骂俺“草包”,可是呢,爷爷亲自辅导俺写完的这些作文,让俺受益无穷。

  那时候上学常常参加劳动,小朋友们也参加,人七劳三,给公分的,生产队还煮绿豆汤,送过来吃。间歇,烧一把豆子或烧俩玉米,都是乐趣,很兴奋,可这时也出了一件事,同班的孩子,八辈贫农,可能心血来潮吧,吃完豆子,他稀里糊涂地在地上写了五个字:“打倒毛主席”,大人立刻揪住他,一边揍,一边去找村领导。俺经历过这事,连忙扒下背心给盖上,待村领导过来,俺抓住背心猛一拖——地上什么都没有了。在当时,我们家还不一派。可就是当晚,他爸妈来俺家致谢,带来了甜瓜。俺俩一直是哥们,直到现在。

  要说那时候生活苦,那是真的。富裕点的吃玉米面饼子,一般的吃高粱饼子,较差的吃瓜干或红高粱。开春断顿的有,孩子多的那些家庭并不少,但有救济,若不够,借借就够了。相比下我爷爷那种生活也不多,顿顿酒,小馒头,偶尔吃点肉,但主菜却以虾酱为多,放很多鸡蛋,很好吃。我爷爷自己开小灶,我奶奶都吃不上,至于我们,也只有过生日或他高兴了叫过去吃点儿,吃完或者打铁器,或者读书、写字、下棋,与老人们讲古。

  那时候放学放的早,放学就去挖野菜,喂猪。同伴们每年一头猪,交收购站也行,杀了过年也行;我比较懒,养的大,但两年一头。我们家的人不怎么爱吃肉,交收购站了。现在想来,即便那些杀猪过年的,也不全杀了自己吃,而是绝大部分抬出去卖。

  生活不好,这是事实,但没有那么不好;黑五类子女受歧视,这是事实,但没有那么受歧视;常常听老人谈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人那是事实,每个村都有饿死的,但绝没茅于轼之流那么夸张,至于具体原因,俺归纳了一下,不外以下几点:

  1 生活困难,多数妇女停止月经,就没有孩子。俺1500余口人的村子,那三年只出生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的父亲是工程师,女孩家院子大,他把院子开发了。

  2 有些老人本该多活几年,碰到那年头就死了,他们的死,不一定是饿死。

  3 人们发现喝凉水抗饿,有许多孩子用麻绳拴个小瓶子趴在井边上,喝出了痢疾,死了。据说,想当年这么死的孩子不少,老年人死得多,中青年死的少。

  4 到后来中青年死得多,却不是饿死,而是撑死的。当时粮食是突然来的,县里开五级干部会,窝头管够,再一喝水,当场就涨死了二十九个,肠子薄了,撑破了。

  具体数字俺长大专门统计过:俺们乡,胀死4个,死于痢疾7个,其他情况包括饿死14个,纯粹生病死的连同家人都认可,比较多,不在其列。

  当时就这么个情况。平均:每个村一个多一点儿,约九百分之一。

  俺这里是重灾区,刨去城市,你以全国人口算一算,就推翻那个3000万了。

  老人们感慨:真正凶的不是这时,而是解放初的痢疾,整户整户的死,来不及埋。

  我在老家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五年级,放学后下地挖野菜,看到田野里的老玉米,忍不住掰下来往裤子里塞,可能塞多了,重了,可你早露包晚露包都行啊,偏偏不早不晚,一接近村头岗哨,走两步,掉一个,再走两步,又掉一个,我把岗哨气乐了,就被抓去大队部,关到深夜十点,其结果,老爹为我挨了斗,听说老师布置批斗我,我当晚就去了十里外的姥姥家,直到升学,参加工作,偶尔回去,也住不了几天。

  这个故事,有次在论坛露了露,当即就有登徒子凑过来:“你怎么想到偷玉米,饿的?”他这是思维定向了,被某些人放毒毒害了,脑袋被门夹了,进水了。除此,还有什么?

  在姥姥家比较顺利,我不但做班长,还做了全公社红小兵大队长。

  其原因:那时村里有贫代会,像招工、参军、上大学还有我的这些鸟事,你村干部说了不一定算,得贫代会通过。老实说,贫代会不错,人朴实,威望很高。

  在姥姥家的日子,我还给贫代会写了封信,一个小孩子写信,他们也给与重视了,那是对领导有罪推定,你必须解释:我为啥不能当班长。

  就这个理由。

  老实说,作为个人,若毛泽东时代继续下去,我只有踏实务农,世面见不了这么多、这么大,肯定喝不了这么多酒,可我,仍刻骨铭心地怀念那个年代,我怀念那个时代的精神风貌,怀念那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怀念那个时代的笑声、理想和朴实、纯正的社会风气……

  

  梅子QQ群:254326792

  http://blog.sina.com.cn/u/3364491120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生活学习网 ( 冀ICP备14018194号 )

GMT+8, 2019-3-19 00:36 , Processed in 0.08145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