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学习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生活学习网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力挽狂澜

孔二狗《赌球记》节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5: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章 不成功则成仁
  老刀说:输光了的赌徒什么样的都有,就怕那些想不开要自杀的。只要闹出了人命,事情肯定就会被弄大,庄家也脱不了干系,弄不好就会被关进去。人活一次不容易,怎么能输了就想死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此时小曾已经赌了两个月百家乐。虽然小曾有自己的一套赌博方式,比别人输得慢一些,可是毕竟还是无法逃脱数学规律。大概每个星期小曾会赢三天,输四天,平均每个星期输一百万,他的房子以平均每周一套的速度递减。由于他的房子很多都在他姐姐和爸爸的名下,所以他的姐姐和爸爸一次又一次地跟着小曾走进了各个区的房产交易中心。
  小曾跟爸爸和姐姐说的理由是:要借贷款买两只特别好的股票,这两只股票都有内幕消息,必涨无疑。小曾的爸爸也怀疑过小曾,不过基于小曾以前的成功,他也并没有怀疑到小曾是在赌博。
  每天小曾把门牢牢地反锁,红着眼睛对着电脑没日没夜地狂赌。他赌钱的疯狂超越了当年炒房子时的疯狂,让老刀这个做了十年球盘的庄家都瞠目结舌。两个月过后,小曾已经输了足足一千万!黄飞在小曾身上赚疯了!足足赚了五百万!
  按理说,拥有高智商的小曾该悬崖勒马了吧,可小曾却依然像是上足了发条的赌博机器一样继续狂赌。而且,以前小曾虽然资金周转很艰难,但他从不拖欠房贷、信用卡还款。可现在小曾已经完全沉浸到了赌博世界中,根本不在乎外面究竟发生什么了,后来他嫌银行催款的电话实在太烦,干脆关了手机。
  两个月后,小曾忽然发现,自己炒的十多套房子,居然已经全部抵押给了小额贷款公司。再输下去,只能把自己家的那套老公房也抵押了。
  也就是说,再赌下去,就成负资产了。
  而就在此时,小曾的女朋友佳佳也频繁催他去塞舌尔。因为钱在很久之前就交过了,如今已经到了预定的时间,再不去就白花钱了。
  小曾当然不想去塞舌尔,就想留在家里继续赌博,可是佳佳又以分手来威胁小曾,小曾已经把房产输得烟消云散了,他不能再失去佳佳,只能硬着头皮去。
  临行前,小曾去找了黄飞。
  小曾说:“黄飞,我要出国玩十几天,这十几天我没法给你结账了,但是我还想继续玩,怎么办?”
  “没事儿,玩呗!咱们做了这么久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那你能不能给我开一个大一点的额度?一百万的额度恐怕不太够。”
  “你想要多大额度?”
  “五百万。”
  “五百万?!”黄飞惊了。
  “怎么,觉得太多?”
  “嗯,全上海滩也没几个人敢开这么大的账号。我们这平台总共的额度都没这么高。”
  “那你的意思是不开?”
  黄飞沉吟了一下,说:“要不这样,我给你开一个一赔十的账号。给你五十万的额度,但是相当于五百万。也就是说,你再下注的时候,下一万元,就相当于下十万元。行不行?”
  黄飞这一招特别狠。黄飞认为小曾虽然输了上千万,但是还能拿得出来五百万。在过去的两个月中,黄飞在小曾身上已经赢了五百万,但黄飞却远未知足,他觉得自己只吃五成有点少,他希望能在小曾身上多赢一些。
  现在黄飞谎称给小曾开了一赔十的账号,却没告诉老刀。也就是说,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如果小曾输掉五百万,那么百家乐账号上只会显示输五十万,老刀等人就会认为小曾输了五十万,而老刀等人只吃其中的五成,那么黄飞只要拿出二十五万给老刀等人分一下就好,其他四百七十五万全是他黄飞的。现在,黄飞是完全在跟小曾对赌了。做了这么久的庄家,黄飞知道赌徒的结果肯定是输,而且,黄飞也算定了小曾一定会输。即使小曾赢了五百万,反正自己已经在小曾身上赚了五百万,就当没输没赢呗!
  黄飞的所作所为,和当年老刀在1998年世界杯决赛时搏命的那一赌多么接近!可当年老刀是走投无路时才决定搏命,黄飞却是在“事业”蒸蒸日上之际就开始搏了。可见,真是青出于蓝,黄飞比老刀更狠。
  和黄飞比,老刀真的老了。
  黄飞越来越觉得跟着老刀干实在是亏了自己。自己带来的客户琪琪、娘舅、小曾等人让老刀赚了太多的钱,老刀基本不用怎么出力,就把钱装进了口袋,拿得比自己还多。黄飞越想心理越失衡,早就想跳出去单干了。给小曾一个一赔十的账号,只是黄飞想“单飞”的第一步。
  要好了账号以后,小曾把自己所有能透支的钱全透支出来,然后又借了点钱,凑了两万美元的现金。他决定了,自己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苦行僧,从来都没乱花过一分钱,现在,是时候挥霍一把了。
  就好像死刑犯在处决前一定要吃顿饱饭一样,小曾也决定潇洒一把。平时刷惯了卡,这次,干脆全现金消费!而且全是绿油油的美金!
  小曾和佳佳出行的第一站是迪拜,因为去塞舌尔需要在此地转机。佳佳的朋友们多数都来过迪拜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在这个沙漠中的绿洲,小曾和佳佳住进了堪称全世界最奢华的酒店之一的帆船酒店,用上了仿黄金打造的手纸。在这个酒店里,小曾和佳佳看到了无数张东亚面孔,说的都是国语,感觉这个酒店已经被华人包了下来。
  佳佳说要出去逛街,小曾拒绝了。小曾甩给佳佳几千美元,告诉她想要什么就自己买,自己要留在酒店里看股票。佳佳出去逛街时,小曾就在房间里赌。佳佳回来以后,小曾就停手。
  佳佳在迪拜逛了两天,小曾在酒店里赢了两百多万!
  黄飞每时每刻都在盯着小曾的举动,小曾这两百多万把黄飞赢得直冒冷汗。黄飞开始懊恼为什么自己那么胆大去跟小曾对赌。
  在迪拜的最后一餐,小曾开了酒店里最贵的上千美元的红酒,一顿饭就花了两千多美金。小曾突然的大手大脚让佳佳兴奋不已,佳佳早就等着小曾变成这样挥金如土的人呢,现在小曾终于变成了这样,佳佳怎能不兴奋?!
  在飞机上,佳佳问小曾:“你怎么突然想开了?终于学会花钱了?”
  此时的小曾有些醉,说出了实话:“我赢钱了。”
  “赢钱,你赌博了?疯了!”佳佳见识过当年琪琪赌博的疯狂,她可不愿意小曾再走琪琪的老路。
  “赢了。我的本事你还不相信?”小曾依旧自信满满。
  “那你能保证以后也一直赢吗?你知道琪琪吗?她以前也赢了很多,后来几天就输了回去。”
  “她是她,我是我!到了塞舌尔,你去玩你的,我要继续赢钱!”
  “你真的能一直赢吗?”
  “真的。”
  到了塞舌尔的酒店里,小曾打开自己的账号给佳佳看。当佳佳看到小曾账号里赢的钱时,激动得大喊大叫。小曾答应佳佳,只要再赢三百万,就送给佳佳一部保时捷卡曼和一个顶级的爱马仕手袋。
  小曾终于变成大手笔了!佳佳成了小曾赌博最大的支持者!因为只要赢了,她梦想的保时捷和爱马仕就都来了!
  在塞舌尔,小曾除了和佳佳做爱,就是赌博,连饭都懒得吃。佳佳自己去外面晒太阳,小曾在酒店里赌博。现在的小曾已经赌红了眼,不再像以前一样靠战术去赌,而是每一副牌都落注,注注都是几十万。
  在风景如画的塞舌尔,小曾根本无暇看风景。五星级酒店房间成了小曾赌博的VIP包厢。每分钟,小曾都会有几十万的输赢。这种刺激,有几个人经历过?
  小曾和佳佳在塞舌尔订了八天的酒店。第一天,小曾赢了一百万。第二天,小曾输了五十万。第三天,小曾输了一百万。第四天,小曾输了两百万。第五天,小曾赢回了一百万。第六天,小曾输了三百万。第七天下午,在一局几乎百分之七十五都是“闲”的牌局中,小曾输光了。
  几乎在小曾输光的同时,黄飞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黄飞故作惋惜地说:“你看看,又输了这么多,怎么办?”
  “呵呵,回去再说吧!”小曾居然还笑了笑。
  “那好吧,回来再说。”
  黄飞哪知道,小曾根本就没想回去!
  小曾随后写下了三封简单的遗书,分别是写给父母、黄飞、佳佳的,都放进了佳佳的包里。
  然后,面容枯槁的小曾出现在了佳佳面前。碧海银沙全是比基尼美女,可小曾哪有心情去看?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佳佳问。
  “没有,出来透透气,想找你聊聊天,喝点酒。”
  “今天是赢了还是输了?”
  “没什么输赢,咱们去喝酒吧!”
  小曾又点了最贵的红酒和佳佳一起喝。
  佳佳说:“老公你肯定又赢钱了!”
  小曾大笑,笑得有些悲伤。
  喝完两瓶酒以后,他们回到了房间,开始做爱。做一次,喝一瓶红酒,再做一次,再喝一瓶红酒。
  佳佳说:“非把自己折腾到精尽人亡吗?今天做完明天就不做了吗?”
  小曾说:“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跟你在一起。”
  “我也跟你在一起。”佳佳说。
  一直折腾到了快天亮,两个人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下午四点他们该退房去机场了,他们又做了一次爱。然后,又开始喝酒。
  两瓶红酒喝完以后,小曾开始翻钱包,把所有美元都交给了佳佳。
  佳佳问:“把钱给我干吗?”
  “你留着花吧!我要这钱没用了。”
  “怎么没用了?”佳佳觉得小曾有点不对劲。
  “对了,佳佳,你把你浮潜的救生衣、水下眼镜、呼吸管、脚蹼什么的都给我,来了塞舌尔这么久,我还没浮潜过呢。现在要走了,我总得去浮潜一次。”
  “好啊!我跟你一起去海滩,你都不知道哪里可以浮潜,水里的鱼和珊瑚,可好看呢!”
  小曾和佳佳来到了海滩上,小曾在换好了所有装备以后,跟佳佳说:“对了,回去看看你的包,里面有我给你写的信。”
  “怎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嗯,佳佳,我爱你。”小曾亲了佳佳一口。
  小曾把话说完,径直走向了海滩,连头都没回。小曾不会游泳,根本就没怎么下过水。
  小曾看到了美丽的水下世界,各种颜色的鱼、各种颜色的珊瑚,美轮美奂。小曾从没见到过如此美丽神奇的景象,他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条鱼。
  世界这么美好,小曾却再也不留恋,他游出浅海区,游向了深海。
  在深海中,小曾慢慢地解下了自己的橙色救生衣,摘掉了水下眼镜和呼吸管。一口水呛了进来,小曾本能地在水中挣扎起来。
  站在岸上的佳佳看到了在水中挣扎的小曾和那件漂浮在海上的救生衣!
  “救命!Help!”佳佳指着海中的小曾大喊。
  一对金发碧眼的年轻情侣也看到了在水中挣扎的小曾,跳下海朝小曾游了过去。小曾游得并不是很远,这对情侣的水性又好,很快就游到了小曾身边。
  被浅海珊瑚扎得浑身血淋淋的小曾上岸以后吐了好几口水,表情懊恼,但还是礼貌地感谢了这对救他的外国情侣。
  佳佳看着小曾直落泪:“刚才都急死我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救生衣都没系好。”
  “小曾不说话,看着佳佳苦笑。”
  看着小曾诡异的表情,佳佳突然明白了:“你想自杀?!”
  小曾不置可否。
  “你为什么想自杀?”
  小曾一咬牙,说出了实话:“输了,全输了,输光了。”
  佳佳只想过小曾赢钱,给自己买保时捷、爱马仕,哪想到小曾居然输到了这个地步!
  “输了就输了,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活着就好。”
  “所有的一切都输光了,就算把所有的房子都卖了,也抵不上这债。”
  “债可以慢慢还,但是人不能死啊!你死了,你爸爸妈妈怎么办?我怎么办?”
  “你找个好人,嫁了。至于我爸爸妈妈-还有我姐姐呢。”
  “不,我就要你,就要你。就算你什么都没有,我也跟着你。”
  小曾哭了,抱着佳佳失声痛哭。虽然小曾不知道佳佳说的是真是假,可小曾是的的确确感受到了爱。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能够让受到挫折的人有勇气活下去的,就是亲人和爱人带来的那一缕温暖。人多少都有良心,就连小骗子佳佳也不例外。虽然她骗了小曾,可她毕竟只是虚荣而已,她对小曾确实有一定的感情。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5: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章 反目
  老刀说:在咱们中国,就没听说过有哪些人合伙做事能走到最后的,就连亲兄弟都不行。无论开始时合作得有多好,过了几年都会因为利益分配反目成仇。
  自杀一次没有成功的人,通常很少会有勇气再自杀一次。
  在回国的飞机上,小曾跟佳佳讲了过去两个月发生的事。佳佳说,不管将来发生什么都会跟小曾一起面对。
  佳佳和小曾紧紧地搂在一起。佳佳也跟小曾讲了一些自己的秘密,除了在KTV当K姐这事隐去之外,其他都跟小曾说了。
  回到国内,小曾约黄飞谈了谈。
  小曾说:“你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把我所有的房子都卖掉,才能还你一部分钱。”
  黄飞问:“一部分是多少?”
  “现在还没处理完房产,具体多少还不知道。大概二三百万总有吧!”
  “那其他的钱呢?”
  “其他的钱,以后再说。”
  “以后是什么时候啊?”
  “你需要给我时间。”
  回到家中,小曾把自己输钱的事跟父母全部坦白了,一家三口抱头痛哭。老曾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大的打击,当晚就心肌梗塞进了医院,再也没有醒转过来。
  干了这么大的错事,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对爸爸妈妈说一句“我错了”就能解决的。小时候,爸爸是擎天柱,天塌下来有爸爸顶着,可如今,这根擎天柱倒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么完了。
  从这天起,小曾开始急售他所有的房产。他的那些凭空“炒”来的房产证,一张接着一张地减少。两个月后,小曾终于处理完他所有的房产,总共还上了近三百万。
  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公寓,这些象征着财富的泡沫,这些小曾的心头肉,就这样因百家乐而灰飞烟灭。
  再回望那些曾经拥有但却从未真正拥有过的公寓,小曾是否会感到自己做了一场黄粱美梦?
  小曾给了黄飞三百万后,再也拿不出一分钱了。
  黄飞又约见了小曾,这次,黄飞可没那么客气了。黄飞知道,剩下那两百万,可能就要成为坏账了。
  “小曾,你欠这两百万什么时候还?”
  “以后再说吧。”
  “以后!以后!有多少个以后?你给我个期限!”
  “现在就是没钱,我早晚都会还给你。”
  “我问你什么时候!”
  “你现在就是逼死我,我也没钱还。”
  “你这是啥意思?耍无赖是吗?”
  “我耍无赖还会给你那么多钱?”
  “行,你不给我钱,我找人跟你要钱!”黄飞说完,拂袖而去。
  黄飞能找谁帮忙要债?老鹰呗!黄飞知道老鹰的缺点:唯利是图。虽然他是老刀的堂弟,但是只要给他的钱足够多,让他瞒着老刀不是难事。果然,在黄飞承诺把那两百万的债全都要来就分给老鹰四十万后,老鹰爽快地答应了黄飞的要求。
  当天晚上,老鹰带着几个兄弟拿着欠条就去了小曾的家。当时,小曾的家中只有小曾和妈妈在。他的妈妈已经被小曾和老曾的事折磨得不成人样,精神濒临崩溃。
  老鹰哪管这些,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说吧!啥时候还钱。”
  “我说了,最近没钱。”
  “没钱?没钱行,没钱我就拿你人,跟我们走吧!”说着,老鹰就拽小曾的胳膊。
  小曾的妈妈从卧室里冲了出来:“别动我儿子!”
  “你儿子欠我们钱!”
  “你们敢动我儿子,我就报案!”小曾的妈妈作势要打电话。
  “行啊!报吧!你儿子亲手写的欠条在这,我就坐在这等着,等警察来!就你儿子这么赌,起码得判六个月,我就是负责要债的,赌的事和我没关系。再说,就算把我抓进去了,难道还能判我多少年?只要我出来,你们家就等着吧!”
  小曾的妈妈拿着手机呆立在客厅中间,不知如何是好。她这样文明了一辈子的人,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无赖?
  “打呀!打电话呀!我等着你这老菜皮把警察叫来!”
  小曾的妈妈两行眼泪流了下来,扑通一声给老鹰跪下。
  “我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小曾的妈妈跪着朝老鹰走了过去。
  老鹰连眼都不抬:“甭给我来这套,我们是来要钱的,你没钱,给我跪一辈子也没用。”
  “妈!”小曾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看到这场景,老鹰手下的兄弟有点看不下去了,都默不作声。
  可老鹰却完全不为所动,特不耐烦:“哭啥哭?现在知道哭了,当时别赌啊!”
  小曾跑过去扶妈妈,可她就是不肯起来。
  “求求你,别动我儿子,我来想办法,一定有办法!”小曾的妈妈苦苦哀求。
  “你有啥办法?”
  “我给我女儿打电话,她能帮我,再说,我们现在住的这套老公房还没卖呢。”
  “行啊行啊,你快起来吧!跪地上有啥用?!”
  小曾扶起了妈妈。他妈妈给女儿打了电话,小曾的姐姐还算有点经济实力,答应了筹钱,但要求给一个星期的时间。
  老鹰答应了这个要求,临走时还说了句:“说好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要是一个星期后拿不出,那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一个星期后,小曾的姐姐东挪西凑筹到了两百万,如数交给了老鹰。老鹰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小曾的妈妈终于还是卖掉了自己住的老公房,还给了小曾的姐姐一部分,剩下那部分,只能以后慢慢地还。
  后来,小曾找到了工作,每天认认真真地上班,而佳佳,在不久以后终于离小曾而去。虽然佳佳不算是个好女孩,但毕竟救了小曾一命,小曾还是很感谢她。
  而本来已经退休的小曾的妈妈则找了份超市收银员的工作,每个月工资一千元出头。就算是小曾的妈妈能再干十年收银员,总共的收入也不会超过二十万。这二十万,还不及小曾当时一次投注的金额。
  据说,小曾的妈妈每天下班后,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到老公房那儿,每每走到院子里,她才忽然意识到这个老公房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家。但小曾的妈妈还是会抬头看看老公房里的灯火,然后想起在那个房间的灯火中,自己曾经有个幸福美满的家。
  这一切,都没了,全都烟消云散了。小曾输掉的不是房子,而是家。
  小曾的家支离破碎,而黄飞此时则是志得意满。逮到了小曾这条肥鱼,让黄飞一下身家倍增,胃口也越来越大,黄飞进一步地想离开老刀。不久以后,黄飞偷偷跟别的后庄开了个“登二”的管理网,把自己的新客户都带到了那边。
  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黄飞瞒着老刀给小曾开了一赔十账号的事很快就被老刀知道了。而且,老刀也发现,好几个黄飞的客户,如今都已经不把球和百家乐赌在自己这里了。
  老刀觉得,是跟黄飞谈一谈的时候了。
  老刀说:“大学生啊,你跟着我一起做球盘快两年了,你觉得我老刀对你怎么样?”
  “你对我不错啊!我就是跟着你学的,我是你徒弟。”
  “真想不到,你还承认是我徒弟!”
  “怎么了?”
  “你现在本事越来越大了嘛,敢糊弄我了。”
  “没有啊,怎么了?”黄飞故作惊讶。
  “你是不是给那个小曾开了一赔十的账号?你赢了四百七十五万,只分给了我和别的庄家二十五万。”
  “对!可那小曾本来就是我找来的,他也没少给你送钱。我就多赢了点,怎么了?”黄飞的口气变得强硬了。
  “你承认就好,你瞒谁还能瞒得过我?老鹰是我的亲堂弟,他有什么事还能不告诉我?!”老刀眯着眼睛说。
  老刀是使了招离间计,他虽然恨黄飞瞒着他赢了那么多钱,可他最恨的还是老鹰。自己照顾了这么多年的亲堂弟老鹰,居然为了钱,连自己都瞒。其实老刀是听老鹰手下的兄弟说起去小曾家要账的事,根本就不是听老鹰说的。老刀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离间老鹰和黄飞的关系。
  黄飞说:“我就知道你早晚会知道,不过也没什么。这两年,我帮你赚了不少钱吧?”
  “对,是赚了不少,我赚得多,承担的风险也不小。”
  “我给你带来的这些枪手,哪个给你带来风险了?个个都给你赚了不少钱。我说了我是你徒弟,这些钱算我给你交的学费行吗?”
  “你是什么意思?”
  “你要是愿意继续合作,那就合作。你要是不愿意继续合作,那我就另谋出路呗!”
  “恐怕你早就另谋出路了吧!”
  “对!”
  黄飞回答得干干脆脆,完全出乎老刀的意料。
  老刀也是个爱面子的人,黄飞把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能强留黄飞了。
  老刀说:“大学生啊!以后你的路,得要你自己走。我是长辈,作为长辈,我送你一句话:干咱们这行也要讲诚信,你要是连这基本的原则都不遵守,早晚会有吃亏的一天。”
  “谢谢了!你说的话我懂。以前我带来的枪手,就继续在你这儿赌吧,我一个也不抢,我也不吃成了,这算是我留给你的礼物。”说完,黄飞走了。从此,他再也没跟老刀联系过。
  老刀真没想到,黄飞居然真是说走就走。
  看着年轻气盛的黄飞的背影,老刀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聊到此时,老刀已经自己干掉了一瓶半“舍得”,说话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二狗怕老刀的话被别人听去:“别那么激动,黄飞又不是你儿子,干吗那么在意。”
  “不是在意,是觉得心寒!”
  “那也是难免的,关系再好,在钱的问题上翻脸,都再正常不过。”
  “当时我就知道,黄飞早晚有一天会吃大亏!”老刀的嗓门更大了。
  “小声点,操,你在说赌博的事呢。”
  “可是还没等黄飞吃大亏呢,我倒先吃了大亏。”老刀的声音小了不少。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5: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章 老刀跑路
  老刀说:人一辈子不用上很多次当,只要上一次大当,就够受一辈子的。
  老刀这大亏不是吃在别处,正是吃在禹总这条“大鱼”上。
  自从黄飞从老刀这里走后,禹总就开始接连输钱。两个星期下来,输了三百多万,可禹总只给了区区五十万以后,便不再给钱。
  老刀虽然对禹总的经济实力十分信任,可三百多万毕竟不是个小数目。老刀不能找老鹰去问禹总要债,只能自己约禹总谈。
  “禹总,现在你这边欠的债太多,我有点顶不住了。”老刀说。
  “三百多万嘛,又不是很多。”禹总还是很大气。
  “对,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数,但是你看你现在一时拿不出钱来,我这边很难办。”
  “我这边的钱都投资到那别墅项目里了,你也不是不知道。”
  “那你这钱什么时候能还呢?”
  “过些天吧,要不我给你写个欠条?”
  “嗯,欠条是得写,可你也不能总这么欠着啊?总得给我个准日子!”
  “你看你这个人,非跟我要准日子,我现在资金这么紧张,一时半会还真倒不开。”
  “你在我这赌了好几个月,一直都没输钱,现在一下输了这么多,你一点都不拿出来,我怎么跟兄弟们交代啊?”老刀说。
  “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看我像是赖账的人吗?”禹总似乎有点恼火。
  老刀说:“下个礼拜一,你总得拿一百万出来,要不我跟后庄没法交代。”
  “行啊,行啊!我想办法!”
  写完了欠条,禹总走了。
  到了星期一,老刀又亲自给禹总打电话:“禹总,礼拜一到了,钱准备好了吗?”
  “哎呀,我最近的资金特别紧张。”
  “那怎么办?我这边顶不住了。”
  “再顶顶吧!”
  “没法顶了,再这样下去,后庄该跟我要人了,到时候,恐怕谁都不好看。”
  一听说后庄要来抓人,禹总有点紧张了:“要不这样,成天在你的棋牌室放高利贷的二嫂什么的,你下午让他们过去,我跟他们拿钱。”
  “借高利贷?”老刀真没想到禹总会要借高利贷。
  “你就把他们叫来吧!”
  下午,禹总到了棋牌室,四五个放高利贷的已经在老刀的棋牌室等候着。
  禹总依然大气:“我老禹手头有点紧,今天大家就帮帮忙,每人给我拿点钱,凑一百万给老刀。”
  这些放高利贷的一听这数字都懵了:一百万!平时那些借高利贷的最多借个五万八万的,什么时候一下子借过这么多!
  “利息高点也无所谓,不行我把我外面那车抵押给你们。”禹总边说边把车钥匙拍在了桌上。
  大家一看这奔驰车钥匙,心里踏实了不少。而且,这么久以来,大家也都对禹总有些模糊的认识,觉得禹总这人绝对是富豪级人物。富豪级人物怎么会差一百万呢?
  老刀看到禹总拍出了奔驰的车钥匙,也觉得有些挂不住。毕竟人家禹总的实力在那摆着呢,的确最近资金困难,要是逼得人家抵押车,以后不在自己这里赌了怎么办?
  老刀从桌上拿起了车钥匙,塞回禹总手里。随后,老刀对二嫂等人说:“禹总还能欠你们钱?人家一个项目就是几亿,你们借钱给他吧!我老刀担保!”
  大家一听老刀担保,都放心了,说:“既然老刀担保,那肯定得给面子,车就不用抵押了。”
  禹总哈哈大笑,又把车钥匙拍在了桌上:“谁喜欢开就去开两天!反正我还有别的车。”
  老刀又把车钥匙塞回了禹总手里:“我说不用就不用!”
  禹总说:“那多不好意思啊!”
  “咱们是朋友,没说的!”
  “那谢谢了啊!”禹总也没再客气。
  二嫂等人很快就给禹总筹足了一百万,禹总给每人都写了欠条。
  写完以后,禹总开车走了。
  一个星期后,这些放高利贷的纷纷找上了老刀:“老刀啊!你能不能联系上禹总啊?我们打他电话他都不接,这一个星期过去了,别说本金,他连利息都没付过。”
  老刀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赶紧给禹总打电话。可打过去,禹总手机总是关机状态,连着打了一下午,一直是关机。原来,禹总不仅在老刀这输了大钱,而且还在别的地方输了大钱。禹总现在正躲着呢!现在禹总是彻底爆仓了,完全周转不开了。
  老刀赶紧找来了老鹰:“不管用啥方法,三天内必须把禹总给我找到!”
  随后,老刀给禹总发了条短信:我待你不薄,你现在这样做是让我难堪。我只能让老鹰去找你了,你要是不想把事情搞得太难看,就赶紧给我回电话。
  老鹰等人开始出去找禹总,可找了整整一天,根本不见踪影。到了禹总的公司,发现公司早就关门了。禹总在欠条上写的地址,根本就不是他家!
  老刀真急了:玩了一辈子的鹰,这次被鹰啄瞎了眼!
  随后,老刀找来了娘舅:“上次你和禹总一起搞的那个别墅项目,在哪儿啊?现在禹总人不见了。”
  娘舅一听也急了:“那项目在淀山湖,要不咱们去那儿看看?”
  老刀和娘舅开车直奔淀山湖的别墅,空空荡荡,不见人影,连保安都没了。随后老刀和娘舅又去了相关部门查这宗土地收购项目,发现禹总根本就是在扯淡,他跟这块地啥关系都没有!
  娘舅当时就懵了,出门就开始吐,先吐食物,再吐酸水。娘舅此时完全明白了,那个气场强大的禹总,就是个骗子!
  娘舅赶紧回家找到老婆,一合计:报案吧!五百万不是小数目。宁可让警方知道自己赌博的事,也不能扔了五百万不要啊!
  后来娘舅才知道,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四起关于禹总的报案了,其他三个报案的有借给禹总奔驰车的朋友,有他以前的客户,居然还有个居住在上海的日本女人!禹总骗那个日本女人,用的也是骗娘舅的手段,而且那个日本女人更惨,被骗了七百万!
  五六天后,禹总在杨浦区某民宅被警方逮捕。
  得知禹总被逮捕的消息后,老刀也躲了起来,因为他知道禹总进去以后肯定得供出赌博的事。禹总涉及的是诈骗大案,自己要不躲起来避避风头,麻烦肯定小不了。
  老刀替禹总把高利贷还完以后,临走前嘱咐大家暂时先别做球盘和百家乐了,因为他们这些人肯定是警方的重点稽查对象。
  直到今天,老刀最恨的人就是禹总,因为老刀这一躲,丢掉了以前多年积累的所有生意,赌徒们纷纷转战到了别处。从此,老刀一蹶不振。
  更恨禹总的人就是娘舅,起初娘舅还希望禹总有点家产能弄回一部分钱。后来才知道,禹总在外面累计欠了近两千万!最值钱的家产就是他手中那部价值五万多的Vertu手机。当他后来听到禹总被判十五年的消息以后,竟然哭了。
  娘舅说:禹总关得越久,自己的钱能要回来的希望就越渺茫。宁可禹总一天不判,把他放出来继续行骗,哪怕还自己五十万也行。别说五十万了,就算是五万也行。在被禹总骗掉五百万之后,娘舅的心态更加不好,赌得比以前更大,输得也更多。2009年,娘舅输掉了儿子的婚房。2010年世界杯,娘舅又输掉了自己住的房子。
  娘舅这人其实不错,人品好,心地善良,只是误入了赌途。二狗忍不住说:“娘舅再这么输下去,还能输啥呢?”
  “还能输啥?说不定又变成个禹总。”老刀说。
  “唉,真够可悲的。”
  “他可悲,他有我可悲吗?那段时间,我连上海都不敢回!我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没了,全没了。”老刀用力拍桌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5: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章 活路
  老刀说:有时候给别人留条活路,其实也是给自己留条活路。
  老刀这一跑,那些跟着老刀混饭吃的兄弟们群龙无首了。谁有实力接下老刀的这个盘子?没人能。
  小苏州等人认真地开了个会,在一家酒店里足足聊了一天一夜。得出的结论是:熟人中,只有大学生黄飞有实力接下这么大的盘子,而且,黄飞这人还算讲信用,干脆,就把这边的赌徒全转移到黄飞那里去吧!
  可怜老刀这么多年辛苦攒下的人脉,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黄飞连锅端了。黄飞只做了两年球盘,就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就好像两年内从县长直接升级当上了省长,黄飞怎能不踌躇满志?
  谁都没想到,混了大半辈子的老鹰,居然也心甘情愿地当起了黄飞的小弟,这让人不得不感慨金钱的魅力。
  不过,黄飞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心肠太狠,逼人太甚,从他逼小曾还债一事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做得太绝。
  接下了老刀的盘子后,在老鹰的帮助下,黄飞又做了很多次灭绝人性的事,几次把人逼得要跳楼,不过还好没出人命。
  老刀在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让老鹰帮忙讨债,可黄飞不同,只要有人拖欠下大额债务,他一定会让老鹰出马。
  黄飞的资产像是充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膨胀,他盘剥的,是普通老百姓的血汗。在接手老刀的盘子短短三个月以后,黄飞的身家至少又增加了一千万。
  老刀当时听到黄飞这么做时说:黄飞这么干下去,出事是必然的。
  黄飞出事时,正是他最志得意满的时候。他的事,出在小温州身上。
  且说赌球赌得神神叨叨的小温州,在经历了近两年的赌海浮沉之后,终于在2008年夏天输青皮了。外面起码欠下两百万的外债,可他除了赌球再无其他造血的生意。
  此时,在小温州的苦苦哀求下,老婆和女儿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一家三口人,日子过得很艰难。小温州只能选择继续赌下去,不赌怎么办?怎么偿还那两百万的外债?想做生意,哪来的本金?就算有本金,做生意赚钱的速度,恐怕还没高利贷增长的速度快。这就是恶性循环。
  那个大师,预测的也是越来越不靠谱。时间过了这么久,小温州也已看出了那个大师是在装神弄鬼,早在几个月前小温州就已不再跟他联系。这位大师稳赚不赔,赚了小温州起码二十万的“香火钱”。
  在2008年欧洲杯上,小温州输得一败涂地。最后一场决赛德国对西班牙,小温州押下了德国队二十万,结果西班牙一球小胜德国,小温州被彻底爆仓。钱是再也借不到了,只能硬顶。
  黄飞的小弟几次去找小温州结账都空手而归。黄飞知道,小温州是很难再拿出钱了,除非动用老鹰。
  老鹰去小温州的家:“你就说说,这账怎么办吧!”
  “我已经在你们那儿赌了这么久了,我的人品你们应该知道,我肯定会还。”
  “你说这些都没用,我就想知道你啥时候能把钱还给我们。”
  “暂时没有,以后肯定给。”
  “你没钱还赌?就是想打坏账是吧!”
  “不是,但暂时就是没钱。”
  “别跟我耍无赖,不收拾你一顿你还真以为我们好糊弄是吗?”
  “你也甭吓唬我,我烂命一条,怕啥?”
  老鹰一听这话彻底恼了:“你烂命一条?我看看咱们俩谁的命更烂!”
  说完,老鹰带着两个小兄弟把小温州按在了沙发上,一通拳打脚踢。
  小温州没有还手,虽然被打得很重,但一声都没吭。
  此时,小温州五岁的女儿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抱着老鹰的腿就咬。
  老鹰被咬得剧痛,抡胳膊就把小温州的女儿打倒在地。
  “你们这些坏人,别打我爸爸!”小温州的女儿爬起来又冲上来咬老鹰。那双乌黑乌黑的眼睛里,全是泪水。
  小温州颤抖着喊了一声:“别打了!我明天还钱!”
  老鹰说:“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你说的明天还钱,我明天等你的钱。”
  小温州说:“说明天,就明天,中午十二点前。”
  老鹰说:“你是烂命一条,你的女儿也是烂命一条?你明天要是还不出钱,我让你们全家好看!”
  说完,老鹰转身走了。
  老鹰张狂惯了,根本没注意到小温州那双在蹿火的眼睛。
  老鹰走后,小温州带着女儿去肯德基好好地吃了一顿,然后,又陪着女儿在肯德基儿童乐园玩了一会。
  小温州的女儿问:“爸爸,你有钱还那些坏人吗?”
  “有钱,有钱,借到钱了。”
  “爸爸,你以后别再赌了好吗?妈妈都伤心死了。”
  “爸爸答应你,不再赌了。”
  “爸爸,你真好。”
  “嗯,爸爸爱你。”小温州紧紧地搂住了女儿。
  第二天早上,小温州把女儿送到幼儿园以后,没有出去借钱,而是买了一把又长又锋利的水果刀用报纸包了起来。
  中午十二点,老鹰等人上门时,小温州正自己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喝酒,喝的是白酒。
  老鹰说:“钱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小温州说。
  小温州迎上前去,慢慢打开报纸。
  当老鹰看到小温州的报纸里是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时,那把尖刀已经扎进了他的心脏。
  老鹰错愕地看着小温州,他想不到看似软弱的小温州,居然敢动刀捅他。还没等老鹰明白是怎么回事,小温州又一刀扎在了老鹰的肚子上。
  此时老鹰的兄弟们才缓过神来,一拥而上把小温州按在地上。
  而老鹰,已经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
  老鹰死了,死时依然带着错愕的表情。这个作恶多端的要债鬼,终于死在了要债的路上,死在了赌徒的手里。
  三天后,黄飞也被逮捕。黄飞被逮捕一点都不冤,小曾、娘舅、小温州、老鹰甚至包括骗子禹总,都直接或间接地毁在了他手里。
  老刀知道老鹰被扎死的消息时一点都不震惊,因为他早就料到老鹰会有这么一天。老刀震惊的是捅死老鹰的居然是那个又矮又瘦总是唯唯诺诺的小温州。如果不是那么多人亲眼目睹,无论如何老刀也不信小温州居然敢杀人。
  后来,老刀知道是老鹰拿小温州的女儿威胁小温州,才理解了小温州的所作所为。哪个人没有底线呢?小温州的女儿,就是小温州的底线。
  小温州被警方带走以后,小温州的女儿还跑到公安局哭喊:“我爸爸是好人,他杀死的那个人才是坏人,他们打我爸爸。”小温州女儿的眼眶里全是泪水。
  看到小温州女儿的人,没有一个不心酸落泪。
  说到这,喝了太多酒的老刀眼眶湿润了:“你说说,我这造的是什么孽啊!小温州那女儿我见过,那眼睛。”
  “唉,我就说,你早就该不做了,赚了那么多钱了,还。”
  “我倒是想不做,可我甘心吗?”
  “你不是跑了一段时间吗?”
  “我倒希望多跑一段时间。我这一回来,事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6: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章 中超豪客
  老刀说:如果想让赌过大钱的人再去认真工作,实在是难上加难。如果让赢过大钱的人去做正经生意,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在黄飞被逮捕后三四个月,也就是2008年10月下旬,老刀悄悄飞回上海。回到上海以后,棋牌室肯定是开不成了,只能继续做球盘。
  尽管老刀依然有千万的身家,可老刀并不满足,他希望能把球和百家乐继续做下去。以前老刀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已经土崩瓦解,而且,以前做“登一”的上家也被逮捕入狱,老刀只能找其他的“登一”进行合作。老刀虽然痛惜以前的盘子彻底完蛋,但也希望能接下更大的盘子。
  经人介绍,老刀认识了一个大庄家。这个大庄家姓杨,据说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道上的人都叫他杨哥。这个杨哥实力非常,身家至少几亿,而且,常年都不在境内,是澳门赌场的终身贵宾会员。
  在杨哥这里赌球的人,赌多大的都有。据说其中甚至有很多银行行长、海关领导等国家公职人员。盘子做得这么大,又不缺有实力的赌徒,老刀想进来分一杯羹,自然没那么容易。
  经过几次电话沟通,老刀才终于和杨哥见上一面。一向沉稳自若的老刀在气场强大的杨哥面前,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儿。他们在咖啡厅里喝了杯咖啡,整个见面过程只有半个小时。谈判的内容也很简单。老杨表态:老刀可以进入这个盘子吃一成,也就是做百分之十的输赢,但前提是老刀必须交一千万的押金。
  老刀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一是老刀对杨哥的实力绝对信任,二是老刀做了这么多年球盘,知道赢钱的肯定是庄家,交一千万的押金又怎么样?很快就会赢回来。
  虽然老刀的老婆小风劝老刀不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可老刀觉得这样的机会稍纵即逝,在杨哥这里吃上一成,可能一个月的收入就是以前做十年庄家的收入。
  很快,老刀就把一千万打到了杨哥的账户上,老刀成了杨哥这个盘里的一分子。
  老刀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是自从杨哥给他管理网后,他还是被赌徒的大手笔给震惊了。在杨哥这里下注的人,注码量实在惊人,十万二十万一注的算是小注,上百万的比比皆是。第一周从周一到周末,老刀虽然只做百分之十的输赢,还是赢了几十万。不过,就当老刀认为本周赢钱已成定局时,意外发生了。
  其实老刀早就注意到这个管理网有几个特别大的账号一周一注都没下。老刀以为这几个账号是死账号,哪知道周末中超开赛前几分钟,这几个账号几乎同时动了起来,方向一致地投注了两场比赛。这几个账号在这两场比赛中累计的投注金额,高达几千万。
  要知道,在海外庄家的眼中,中超的信誉度非常低,通常下注一百元,赢了只有八十五元,赔率远比英超等联赛低,赌得久的老赌徒通常都不会押中超联赛。可是这几个赌徒却下了如此大的注,难道他们真是得到了所谓的消息?
  老刀开始胆战心惊了,可此时盘口已经进入了滚球盘,老刀密切关注着盘口的变化。只见此时盘口明显向赌徒投注的一方偏移,在开赛十几分钟以后,赔率竟然变成了一赔零点一五,也就是投注一百元,赢了只有十五元!
  在开盘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这么诡异的赔率,在全世界的联赛中,恐怕只有中国超级联赛和马来西亚超级联赛会出现。
  老刀做了这么多年庄家,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出现这么奇怪的赔率,这场球必然有问题!而且,赔率变得超低的一方几乎必然会赢球赢盘。
  九十分钟的比赛结束,赌徒果然大获全胜。老刀气得直跳脚:中国联赛,你还能更假点吗?
  球迷骂中国足球是因为热爱,庄家骂中国足球则是因为痛恨。中超联赛的确是让无数热心球迷寒心,但是被中国足球坑得最惨的,肯定是庄家。
  到了晚上,又是几场中超开战,那几个大手笔的赌徒的投注倾向又是一致,老刀真是吓破了胆,掏出手机就给杨哥打电话。
  “杨哥,那几个总赌中超的人是谁啊?投注额特别大的那几个。”
  “北京的,可能是房地产开发商吧!”
  “这几个人是不是有内幕消息啊!怎么赌的全赢?”
  “有消息也没办法啊!咱们是开球盘的,总不能不让人家赌!”
  “这么赌下去,他们一个月还不得赢几亿啊?!”
  “怎么,撑不住了?”杨哥笑了。
  “当然撑得住!”
  “这就对了,总有他们输钱的那一天。”
  “可他们就是有内幕消息啊。”
  “不可能总有,他们以前在这里也输了很多。按总账,他们还是输。”
  听到这句话,老刀的心多少平静了些:“那还好。”
  “我在澳门玩呢,先挂了。”杨哥挂掉了电话。
  这几场球,赌徒们又赢了。
  周一结账时,老刀居然要付一千多万!老刀真是输毛了。光景好的年头,老刀一年也就是赢上一千多万。
  小风劝老刀:“这次咱们是碰上高人了,以前那些赌徒都是瞎赌,现在这些,明显都是有消息的。”
  老刀说:“这不才一个礼拜吗?咱们总不能每个礼拜都输!”
  小风无奈,只能听老刀的。
  老刀其实也被那几个专赌中超的豪客吓破了胆,只是他觉得只要坚持下去,肯定能赢回来。而且,最重要的,他不愿意在杨哥面前没面子。
  第二个星期,这几个豪客又是专赌中超,又是赢多输少。老刀手里的现金已经输得差不多了,只能动用在杨哥那里的押金。
  杨哥又给老刀打了电话:“顶得住吗?”
  “顶得住!无论输多少钱,我肯定付得出。”
  “嗯,我相信你。”
  现在老刀的心态和众多赌徒已经完全一样了,输红了眼,必须要博回!老刀就不信这几个豪客能赢上三个星期。
  当时中超已经临近尾声,大概还有三四轮的样子。老刀心想再不济,也要顶到中超这个噩梦结束。
  老刀第三个星期依旧输给了这些豪客。此时,老刀在杨哥那里的押金已经所剩无几,而且现金也基本输光,再输,真是要输房子输地了。
  杨哥又打来了电话:“老刀,咱们合作一场,你要是顶不住了最好直说,你要是顶得住,就得继续交押金。”
  “杨哥你放心,手头现金我是没多少了,但是如果再输,我起码还有几套房产。”
  “顶不住最好别顶了,要不然,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
  “能顶得住。”
  “行,我信你。不过丑话说到前面,你要是到时候付不出钱,我可挺难做人的。他们最近赢得太多,我现在手头也紧了。”
  第四个星期时,中超还有三轮彻底结束,这几个豪客又集体投注了中超。老刀汗毛都立起来了。不能再输了,再输自己就倾家荡产了。自己曾目睹无数赌徒倾家荡产,难道,居然要轮到自己?
  前面几场比赛基本已成定局时,老刀还没输太多的钱。老刀当时打开电视看中超直播,广州队对河南队,广州队让一球半,也就是广州队要净赢两球及以上才算赢。豪客们普遍押广州队,比赛进行到八十多分钟比分还是三比二。按这个比分结束,老刀这个星期应该是赢钱。可如果老刀输了,就再也无力支付赌徒赢的钱。
  还剩十分钟结束时,老刀跪在了自己家的地毯上,开始朝电视磕头。他在给河南队磕头,只要河南队顶住这十分钟,老刀就不至于倾家荡产。如果河南队顶不住这十分钟,那老刀十几年来积累的家产都将灰飞烟灭,或许,还不够抵债。
  不知是比赛确有玄机还是命运一定要惩罚老刀,当比赛还剩五分钟时,广州队又攻入一球。四比二!
  然后,这个比分保持到了终场。这场球,究竟是不是假球,无从判断。即使是假球,又能如何?总之,从2008年之后直到今天,“皇冠”再也没为中超开过球盘,其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比赛结束,电视画面上已经出现了广告,可老刀还是跪在地上。
  接下去的故事,老刀就无比熟悉了。这些事,都是他当年经常做的,如今,报应在了自己身上。
  杨哥不再接老刀求情的电话。
  比老鹰还要凶悍的要债者上门。
  卖房子卖车。
  把手表、首饰等值钱的东西拿出去抵债。
  甚至老婆小风的名牌包也被拿出去抵债。
  当了十多年庄家,坑害了无数家庭的老刀,就这样栽在了赌球豪客的手里。在上海滩赌坛跋扈了十几年的老刀,就此一蹶不振。
  据说这群赌球的豪客,在2009年输得彻底破了产。而大庄家杨哥,在2010年世界杯时,也随着上海一个贪官的落网被捕。
  在这期间,老刀偶然认识了一个曾经亲身经历过成都那场著名的十一比二假球比赛的大连籍替补队员。他问那位球员:“告诉我,中国足球有多假?”
  “前几年真是要多假有多假,即使我在队内,消息都不准确。”
  “怎么说?”
  “有一天我去一个房间,听前锋和后卫在开会,说这场球要放水。然后我押了我们队输,刚押完去了另外一个房间,听几个中场队员说这场球还得拼。你说我听谁的!”
  “那结果呢?”
  “我们队赢了,对方也放水了。”
  “那十一比二那场呢?你赢了还是输了?”
  “那场球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最愚蠢的假球,本来我们都商量好了六比零,可对方太不给面子,往死里踢,踢了我们十一个,而且他们还被罚下了一个,就连傻子都看出来那场球是假球了。”
  “你们的队员赌球吗?”
  “多数都赌,而且不仅仅赌本国的,也赌国外的。我们的球队解散以后,很多队员都去当了小庄家,不但当着小庄家,而且自己也赌,结果一个比一个惨,输光的、跑路的都有。我要不是后来又上了点学,我也得跟他们一样。”
  听完这些,老刀瞠目结舌,好几天都郁郁寡欢。他觉得憋屈,输得憋屈。不过后来,他就想开了:本来就是不义之财,用这样的方式失去似乎是最好的。
  现在的老刀,过起了一贫如洗的生活,虽然租住在一个不错的小区里,但是租金是靠他老婆小风在一个三流夜总会当妈咪赚的。
  老刀经常去庄见愁夫妇那里买早点,该付三块就付三块,该付四块就付四块,他说这两口子现在生活过得不错,据说最近要去开饭店。是饭店,不是大排档。
  老刀还经常去当年和他反目的老罗那里打打小麻将,输赢不是很大,纯属娱乐。而头发染成了红色的老罗,也尽弃前嫌,有事没事请老刀喝上两杯黄酒。
  老刀相信报应。他说:不是自己的,千万别强求。现在的生活,穷是穷了点,但是省心、开心。
  老刀在讲自己的这段故事时,二狗一直没插嘴。原来,老刀也全都输光了。这个当年叱咤风云的大庄家,如今也已青皮了。
  二狗想安慰老刀几句,可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老刀看出了二狗的想法,说:“你甭说话,已经到了今天这地步,你再说啥都没有用了。”
  此时,洗浴中心的广播响起:“各位贵宾您好,现在本洗浴中心的节目表演时间到了。如果想看节目,请上四楼。”
  老刀站了起来,长长地舒了口气:“走吧!”
  “去哪?”
  “上四楼,看节目。”
  “看节目?”二狗没想到,已经倾家荡产的老刀还有这等闲心。
  “对,那些事,都是过眼云烟了。我现在还活着,这就挺好,为啥不享受人生啊?”
  “就是,就是,你想得开,那就最好了。”
  “没什么想不开的,走。”老刀拽起了二狗的胳膊。
  在看节目的过程中,老刀似乎一直非常兴奋,不但又喝了几瓶啤酒,而且还总拍手给唱歌的演员打节奏,甚至还跟着哼唱:“如果你爱我就别伤害我。”
  不知道为什么,二狗一直没心思看节目,只是怔怔地看着老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想安慰老刀?有问题想问老刀?二狗的思绪太乱。
  整整一个多小时的表演时间,老刀一直亢奋着,二狗却一直在发呆。
  终于,冗长而庸俗的节目结束了,老刀似乎还沉浸在欢快的节奏中。他站起身,一边哼歌一边说:“走,咱们再按摩去!”
  “别去了,我喝多了,回家吧。”
  “按摩一下吧!这里都是正规按摩,肯定不是带你去嫖娼。”
  二狗苦笑:“你怎么那么有精神,聊这么一整天还不累?我是真的不行了。”
  “好吧!”老刀似乎有点沮丧,“那咱们就换衣服,走吧!”
  在换衣服的时候,老刀说:“今天我买单啊,你别抢。”
  “该我买,你给我讲了这么多好听的故事。”
  “不行,必须我买。下次你再买。”
  “为什么啊?”
  老刀笑了,笑得还挺不好意思:“我也只能请你来这了,别的地方我请不起。”
  “为什么这么说啊?这里消费挺高的啊!”
  “那还是我没破产的时候,在这办了张五万元的铂金卡,后来就忘了,一直也没怎么来。再后来,输得倾家荡产,能抵债的东西我全拿出去抵了,却忘了这东西。前些日子,我把这卡翻了出来,进来一问,居然还能用!”老刀说这段话时无比的兴奋,比当年赢了一百万还兴奋。
  “那。”
  “别废话了,我请你。下次,你请我去别的地方!”
  “好,好!”
  看着老刀那劲头,二狗明白,要是二狗非抢着把单买了,老刀一定会觉得二狗是瞧不起他,一定会很难过。
  出了门,老刀说二狗喝多了,非让二狗先打车回家。二狗不从,但老刀非常坚持。
  此时,二狗终于想明白自己要问什么问题了:单单老刀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家,就目睹了如此之多的悲剧,那么每天,因为赌博而引发的悲剧,究竟要在全国发生多少起?这早已经不是个案,而是一个可怕的社会问题。
  二狗问:“这么多家破人亡的事,国家难道不愿意大力去管吗?你觉得怎么整治赌博最有效?”
  老刀沉吟了半晌,说:“第一,要给群众普法,赌博输钱只要报案,输的钱完全可以不用还。第二,现在国家对做庄家的人量刑太轻。你知道黄飞最后判了几年吗?四年!现在都快出来了。第三,大城市里应该给赌徒成立个救助站,对他们进行心理辅导,再指明道路。否则这些赌徒输红了眼,要么危害社会,要么自杀。”
  “国家会这么做吗?”二狗问。
  “或许吧。”
  出租车来了,老刀把二狗推上了车,二狗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
  车开了,坐在后座上的二狗回头,看见老刀似乎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抬手,拦车。
  昏黄的路灯下,老刀的背影似乎更加佝偻。
  (全文完)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6: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欲知完整情节请购买正版图书



谢谢鉴赏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生活学习网 ( 冀ICP备14018194号 )

GMT+8, 2019-3-26 19:10 , Processed in 0.10352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